历史瞬间:从大鸣大放到反右运动

史鉴
  人气: 302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5月14日讯】编者按:回顾中共建国史,每一重大历史事件都充斥着欺诈和谎言。这一系列重温一些重大历史事件,旨在让今天的人们能够从中吸取教训,所谓“前事不忘,后世之师”。

低清晰度Real格式: 在线收听(3分00秒) |  下载收听(776KB)
高清晰度Real格式: 在线收听(3分00秒) |  下载收听(4.9MB)

一九五六年二月,中国共产党发出了“艺术上百花齐放,学术上百家争鸣”的号召。宣布每人都有“独立思考的自由,有辩论的自由,有创作和批判的自由,有发表自己的意见、坚持自己的意见和保留自己意见的自由”。这对经历了过去几年一个接一个全以知识份子为对象的运动的人来说是难以置信的。

然而,这一次中共中央的态度实在是诚恳得很。中宣部长陆定一于七月二十日对出席会议的各省市管宣传、文化、教育的官员们大声呼吁,要他们让大家讲话:“人家不讲话,我们就耳不聪、目不明,再过几年就变成木乃伊了。”

共产党的诚恳态度终于收效了,春风吹到玉门关,不久前被中共的整人运动弄得心惊胆战的人们,终于解除了戒心。一位教授对中共的诚意万分感动地说:“争鸣这个方针的提出,只有在优越的社会主义社会才有可能。党和毛主席真是伟大!”。于是,许多人说出了憋在心里多年不敢说的话。

自从共产党执政,所有的报纸都成了“党的喉舌”。如今党欢迎人们说真话,当然也包括那些充当喉舌的人们,于是新闻界也“‘鸣’起来了”。

一九五七年五月,一场反右派运动开始了。一时间全国各地工人群众在党委和官办工会操纵下纷纷举行大规模集会“声讨”右派分子,昨天还被视为真理而受到热烈欢迎的种种勇敢的真知灼见,立刻成为“射向党和社会主义的毒箭”;因大胆为民代言而被视作英雄的人物,顷刻间便成了“一小撮敌人”和“不齿于人类的狗屎堆”。开始了二十余年暗无天日的贱民岁月。

据作家丁抒的《阳谋》一文记载,中共中央官方宣称有五十五人被打成“反党反社会主义的资产阶级右派分子”,而当年内部机密文件的数字则是一百零二万人。这还不包括未经过必要程序被作为右派处理的人。

—–【正见网】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努尔哈赤建立帝业的过程中,费英东鼎力相助,立下赫赫战功。凡是他临战,必是所向披靡。康熙皇帝评价他:“功冠诸臣,为一代元勋”。在有些记载中,费英东可是翼宿星君。传奇的来历,为骁勇的战将蒙上了神秘色彩。
  • 尼古拉斯.普桑Nicolas Poussin (1594~1665)1630年油画《阿什杜德的瘟疫》(The Plague of Ashdod),法国。(维基百科)
    这场大瘟疫据说起源于中亚,由十字军带回欧洲。1347年9月,意大利西西里岛的港口墨西拿,被它选为欧洲第一站。当时,一旦有人染疫而死,所有拜访过他、与他做过生意甚至抬他到坟墓的人,都难逃此劫,恐慌从这里开始了。
  • 中国民间一直流传着这样的老话:“祸福无门,惟人自召。善恶之报,如影随形。”“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什么都报。”“种善因,得善果。”然而,现代在无神论灌输下长大的不少人,却对这些老话嗤之以鼻,完全无视千百年来人类历史上留下的正面的和反面的教训。下边古书中记载的三则故事或许可以带来某种启示。
  • 《古格拉群岛》彻底触怒了苏联当局。1974年2月12日,苏维埃主席团宣布剥夺索尔仁尼琴的苏联国籍,当天以叛国罪逮捕了他。第二天,索尔仁尼琴被强制押上飞机,驱逐出境。
  • 卜式给武帝上书一封,表示愿意拿出全部家产的一半,支援对匈奴的战争。百姓自动表示要出钱支援国家的战争,这事还不多见。汉武帝觉得很蹊跷,便派使者到卜式家中了解情况。
  • 鲁国有个宝贝,叫作岑鼎。这只岑鼎形体巨大,气势宏伟雄壮,鼎身上铸上了精致美丽的花纹,让人看了赞叹不已。鲁国的国君把它看作镇国之宝。
  • 1918年,亚历山大‧伊萨耶维奇‧索尔仁尼琴出生于苏维埃俄国基兹洛沃茨克市的一个东正教家庭里。他出生时,是俄国十月政变的第二年,正赶上列宁发布红色恐怖令,为“保卫新生无产阶级政权”,大批“阶级敌人”成为反对苏维埃的“反革命”,从此大量被投进劳改营。
  • 朱元璋称帝后,知道元惠宗(妥懽贴睦尔)知天象顺天命,有意退避,离开了元大都,返回到蒙古。将繁华的都城留给了朱元璋。因此特加尊号为“顺帝”。
  • 武汉肺炎(俗称武汉肺炎)侵袭神州,第一时间中共以“维稳”政治手段面对防疫,隐匿疫情、打压真相传播者、强制隔离病患却不给予治疗……,致使病毒肆虐,疫情失控,人道危机频传。追昔抚今,反思当下,相对于中共,历代皇帝是如何面对瘟疫天灾呢?
  • 公元1089年,苏轼以龙图阁学士的身份,赴任杭州知府。刚一到任,就碰到瘟疫大流行,病患腹痛腹泻、发热恶寒、肢节疼肿,不少人因此死亡。杭州城里的百姓到处在大街小巷里求医问药。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