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涛哥侃封神】第四十五回   燃灯议破十绝阵

作者:石涛
【涛哥侃封神】第四十五回。(王嘉益/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56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十绝阵”燃灯也出来了、十二金门全出来了,故事就不太一样:正经八百,神仙亮相……

有一些固定的代表词汇,想跟大家分享出来,我觉得对朋友们也是一种负责任,而且大家听起来可能觉得是那么回事……

它里面牵扯到很多道教里面的名词、功夫、“不二法门”……包括一些口诀,我觉得不合适,就不跟大家说,因为这些都是神仙。

燃灯就是燃灯古佛。后来才看明白,为什么燃灯来破“十绝阵”!其实我们上回书说道,(元始天尊门下)十二金门全露面了,这里面就出了个岔:

人家是十个仙人摆的“十绝阵”,那闻太师,他是在朝里为官,他其实不算纯纯净净的修道人,他有点像姜子牙。他又是朝里的人,但是他又是修行的人,可是他应该是修不成的。那“十绝阵”来十个,元始天尊来十二个金门道人,这事不是“一对一”的!为什么出现这岔子?忽然我意识到,其实十个对十二个,是天干、地支的说法。

六十岁,一甲子,就是十天干、十二地支转过来(编注:天干、地支组合搭配成六十对,为一个周期,循环往复)。天干、地支也就应对着在这一个层面所对垒的神仙的境界……对应着不同的神界、不同的生命。反过来,可以说是善的生命在控制、保护着我们人的环境……祂的慈悲又带有祂的法力,不可逾越的力量……但这一层面的生命,各自在遭遇着自己的劫难。

我记得跟大家介绍过,我说:“十绝阵”里面你注意到都有雷。我就没明白为什么都有雷?但是雷的出现,有着不同的因由。“金光阵”就是各枚镜子,那镜子一晃……有的是用幡,但一定都打雷。等燃灯道人(雷祖)一出来,才知道是这么回事……对应的是一种天象。

但在这里面,就讲述了这一层面的神仙,各自遭受自己的劫难。作为十二金门,也是开了杀戒了!来到红尘中走了一圈。本来可以不来。

当神仙来到红尘中,对于他们来讲就是磨难。

我记得原来跟大家解释过,我说,人为什么一落生是哭,没有一个乐的。而且医生一定让孩子哭。我原来那时候做节目说:“他怎么不笑啊?笑,他也能(把羊水)喷出来,干嘛非要哭?”你现在从这里面就能看出来,那神仙下来,就相当于我们人的灵魂、元神来到红尘,对于他们来讲是巨大的磨难。

你托生到人间,进入了三界,就是巨大的磨难。而这一份磨难,又是一份生命得以净化、纯净的过程,所以就是“相生相克”的道理在里头。

如果我们一定对应的话,元始天尊门下的十二金门对应的层面就是我们现在知道的“天干地支”这个层面。在时间上六十为一甲子、一个小时六十分钟。你说一定有多大缘由呢!

所以这是上、下对应的。“地心学说”就是以人为中心,包含周围的一切。

雷部正神施猛力

神仙杀戒也难逃

我们上回讲到一个神仙(燃灯道人)骑着鹤就来了。

诗曰:

天绝阵中多猛烈,若逢地烈更离堪。

秦完凑数皆天定,袁角遭诛是性贪。

雷火烧残今已两,捆仙缚去不成三。

区区十阵成何济,赢得封神榜上谈。

两个阵,一个是“天绝阵”,一个是“地烈阵”。在这一回里面可能遇见两个人,一个是秦完,一个是袁角。整个“十绝阵”经历满长的。

话说众人正议破阵主将,彼此推让,只见空中来了一位道人,跨鹿乘云,香风袭袭。怎见得他相貌稀奇,形容古怪?真是仙人班首,佛祖流源。

燃灯,就是佛教里说的燃灯古佛。

有诗为证:

一天瑞彩光摇曳,五色祥云飞不彻。

五色祥云,五个颜色:白的、蓝的、青的,黄色是金色,还有什么?黑色。合在一起,给我的感觉就是霞光。

鹿鸣空内九皋声,紫芝色秀千层叶。

这是道家的说法。如果你查“鹤鸣”——鹤鸣空内。那现在他用的是“鹿鸣”,因为燃灯骑的是鹿。“紫芝色秀”,是形容燃灯道人本身生命的代表色。紫也跟道有关系。

中门现出真人相,古怪容颜原自别。

人的元神在“中门”那里。

燃灯道人的境界不同、来处不同,其实祂是人所知道的雷神之祖。所以作为一般人来讲,谁也很难解释为什么是燃灯道人出来主持破这个“十绝阵”。而且祂来了之后,那十二金门全让给祂。后来我才知道祂是雷神之祖。

神舞虹霓透汉霄,腰悬宝录无生灭。

我以为有点儿像“生死搏”那种。或者说,燃灯道人自己所有的法也好、道也好,无生无灭——超越了时间——是一种永生的概念。

灵鹫山上号燃灯,时赴蟠桃添寿域。

灵鹫山因燃灯道人而得名,或者说祂在灵鹫山,那是祂的洞府。在很多地方都有灵鹫山,北京就有,当然,他们的出处有他们自己的说法。但如果你这么去追的话,就知道灵鹫山对应的是燃灯道人。

众仙知是灵鹫山元觉洞燃灯道人,齐下篷来,迎接上篷,行礼坐下。燃灯曰:“众道友先至,贫道来迟,幸勿以此介意。方今十绝阵甚是凶恶,不知以何人为主?”

谁来主持(破十绝阵)这件事?

子牙欠身打躬曰:“专候老师指教。”

他们之间,很少差着辈儿(不大好说),有人说燃灯道人是元始天尊的半喇师弟……我以为很大的原因是燃灯横跨两门,这里叫燃灯道人,其实祂已经在佛家有他本身的东西在里头,而祂的生命来处更遥远。所以才出现这种状况。但祂们都是正神,而且祂们都是以善为主的,就是正神。正神之间是完全接受和包容的。

燃灯曰:“吾此来,实与子牙代劳,执掌符印;二则众友有厄,特来解释;三则了吾念头。子牙公请了!可将符印交与我。”

第一,燃灯祂是来替姜子牙代劳,执掌符印。这是从元始天尊的角度说的。因为元始天尊派姜子牙下来,姜子牙拿着打神鞭、杏黄旗,拿着元始天尊的符印,所以符印在修行人当中是他获得他师父的嘱托、授命……燃灯祂敢这么说,不得了!

第二,大家都有难,我来坐镇,我来把难化解。那就在元始天尊十二门人之上,对吧!要提醒大家,大家记得赤精子去拿稻草人(为救姜子牙)的时候,到了元始天尊那儿(求救),元始天尊都没接手:“我自己有原因,所以我不能管,我干不了。”立刻就给他派到老子那儿去,老子一看就知道要干嘛,然后就把太极图给他赤精子:“赶快拿太极图把事办了”。那这个事儿就说明“十绝阵”本身恶的力量极高。

(燃灯)祂说:第三个,了吾念头——他曾经许过愿。曾经因为什么许过愿?而许愿的本身就跟他有着佛家的背景相关。对吧!

他一出手——“真是仙人班首,佛祖流源。”

仙人,一般是道家的说法;佛祖,就是佛家的说法。而佛家是讲普度的。所以我想,祂(燃灯)就有着单纯这一门里没有的东西。

子牙与众人俱大喜曰:“道长之言,甚是不谬。”随将符印拜送燃灯。燃灯受印符,谢过众道友,方打点议破十阵之事。正是:

雷部正神施猛力,神仙杀戒也难逃。

燃灯其实是主管整个雷部。也就是说:“十绝阵”里面用的都是与雷神相关的东西,自然在祂之下。

话说燃灯道人安排破阵之策,不觉心上咨嗟:“此一劫必损吾十友。”

为什么要损掉十个道友?——相生相克道理!

那些神仙有着相当长的道行,而破“十绝阵”过程中祂们被杀掉,而在祂们被杀掉之前,(破阵)就有了一种类似祭典的成分在其中。

破阵的十个,被杀掉的,要不然是凡夫俗子,要不然是道行极浅。而那些凡夫俗子也好、道行极浅也好,用他们的肉身直接换来了他们的仙位:三百六十五个神。如果他们靠自己修,根本修不上去,没那个机会。所以他们被杀掉,既是平衡了“十绝阵”这些修炼了上千年的修行人,同时又成全了自己,一步登天。有相生相克的成分在其中。

那真正遭此劫难的是神仙。是那摆了“十绝阵”的人。那是难:劫难。而对于元始天尊的弟子就是一种厄运,他们没有性命之忧,但是他们却担惊后怕。

且说闻太师在大营,请十天君上帐,坐而问曰:“十阵可曾完全?”秦完曰:“完已多时。可着人下战书知会,早早成功,以便班师。”

闻太师忙修书,命邓忠往子牙处来下战书。有哪吒见邓忠来至,便问曰:“有何事至此?”

邓忠答曰:“来下战书。”

那时候没开仗,大家还商量!

哪吒报与子牙:“邓忠下书。”

子牙命:“接上来。”

书曰:“征西大元戎太师闻仲书奉丞相姜子牙麾下:古云:‘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今无故造反,是得罪于天下,为天下所共弃者也。

开兵见仗,都得先说理由。

屡奉天讨,不行悔罪,反恣肆强暴,杀害王师,致辱朝廷,罪亦罔赦。今摆此十绝阵已完,与尔共决胜负。特着邓忠将书通会,可准定日期,候尔破敌。战书到日,即此批宣。

子牙看罢书,原书批回:“三日后会战。”

邓忠回见闻太师:“三日后会阵。”

闻太师乃在大营中设席,款待十天君,大吹大擂饮酒。饮至三更,出中军帐,猛见周家芦篷里,众道人顶上现出庆云瑞彩,或金灯贝叶,璎珞垂珠,似檐前滴水,涓涓不断。

璎珞垂珠,这里讲的是菩萨身上带着的那个珠子,可不是真的珠子,在雕塑像或者画像上我们看到人们这边用宝珠去代替了,而真正的应该是祂们自己生命展现出来的那一份尊严。

为什么他们可以看到?因为都是修行的人。这些人当他修到那儿的时候,就像这里书里也提到什么“三花聚顶”,他自然就显现出那个境界生命的威严。

那十二门人都到齐了,再加上燃灯道人,他们整体所散发出来的这一份各自生命境界的辉煌,就把整个周朝的芦篷、天空全都五彩缤纷。常人看不着,一般的人可能看到的就是霞光。那开天目的人,可能闪闪烁烁的看到一部分,不一定全看。这里讲闻太师、十天君他们一出来看到,因为他们都是修行的人。所以,他们的境界跟那十二门人不相上下。

而每一个人所带有的东西都不同,每一个人显现出来的不一样(就像长的模样不一样)。一看,这是谁、那是谁,不用看见这个人,看见那些东西就行。人就讲“接地气”,比如说:“这个人给人感觉就是不太一样……”只能这么类比。

“金灯贝叶”,你上哪儿真点个灯?根本不是。祂生命自然出来的生命之光。人家修炼的好,这个人你看他的脸色,他发出来那种你说不出来的一种感受。一样的。

人家那个“高人”,光就出来了,但是光的颜色跟你看到的形状出现了分别。我相信是这个意思。所以我们看到的佛像,大家以为佛菩萨都带着珠子出来,应该不是(珠子还得有好、坏)。

十天君惊曰:“昆仑山诸人到了!”众皆骇异,各归本阵,自去留心。

十天君都待在自己的阵里面。这些修炼人在阵里面待着就打坐。 

不觉便是三日。那日早晨,成汤营里炮响,喊声齐起,闻太师出营,在辕门口,左右分开队伍,乃邓、辛、张、陶四将;十阵主各按方向而立。

只见西岐芦篷里,隐隐旛飘,霭霭瑞气,两边摆三山五岳门人,只见头一对是哪吒、黄天化出来;二对是杨戬、雷震子;三对是韩毒龙与薛恶虎;四对是金吒、木吒。怎见得:

玉磬金钟声两分,西岐城下吐祥云。

从今大破十绝阵,雷祖英名万载闻。

雷祖,主管整个天界的雷神,有具体的名字。后来我才看明白为什么燃灯道人可以去领衔做这个事情(破十绝阵)。在中国人讲的神仙当中,祂位置极高(里面牵扯七七八八的)。

玉磬、金钟都是人中的法器,人家摆的是“十绝阵”,燃灯道人这边摆的是十二金门所有修行人筑起来的能量的场。玉磬跟金钟类似阵法其中的一部分。

广成子跟赤精子一人一个(玉磬、金钟),赤精子捧的是金钟,广成子捧的是玉磬。他们这两个(老大、老二)没出手,他们抱着两个法器。法器里面包含了这一门当中真正的能力在那儿。

话说燃灯掌握元戎,领众仙下篷,步行排班,缓缓而来。只见赤精子对广成子;太乙真人对灵宝大法师;道德真君对惧留孙;文殊广法天尊对普贤真人;慈航道人对黄龙真人,玉鼎真人对道行天尊;十二位上仙,齐齐整整摆出;当中梅花鹿上坐燃灯道人;赤精子击金钟;广成子击玉磬。

只见天绝阵内一声钟响,阵门开处,两杆旛摇,见一道人,怎生模样:面如蓝靛,发似朱砂,骑黄斑鹿出阵。但见:

莲子箍头,上着绛绡衣,绣白鹤。

手持四楞黄金锏,暗带擒仙玄妙索。

荡三山,游五岳,金鳌岛内烧丹药。

只因烦恼共嗔痴,不在高山受快乐。

贪、嗔、痴,是佛教中讲的罪恶的三种东西,所以在讲述秦天君的时候,就可以看到祂本身带有的致命的弱点——修不成的东西。所以在《封神演义》里,你可以看到虽然是在道家里说的,但是里面就穿插着佛家里的东西,祂们与人之间也有相互的穿插。

文殊、普贤和慈航就是后来的文殊菩萨、普贤菩萨跟观世音菩萨;惧留孙就是后来第四代的古佛。也就变成了佛跟道是一家,他们融为一家,真正代表着一个完整的含意。

且说天绝阵内秦天君飞出阵来。燃灯道人看左右,暗思:“并无一个在劫,先破此阵之人……”

在劫,就必死无疑;又“先破此阵”——就是来一个送死的。秦天君修了这么多年,也就是对祂的一种平衡,对祂生命的礼数,因为祂修炼了很多年。可是送死的这个人又因为这样,让他一步登天,成为神仙。

正话说未了,忽然空中一阵风声,飘飘落下一位仙家,乃玉虚宫第五位门人邓华是也。拎一根方天画戟,见众道人,打个稽首,曰:“吾奉师命,特来破天绝阵。”

燃灯点头自思曰:“数定在先,怎逃此厄!”

邓华到元始天尊那儿修行的时候,就是干这个来的,就像元始天尊收了姜子牙四十年,就干这个来的,一样的。燃灯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但其他人看不出来。

所以其他人在十绝阵的“难中”,而燃灯不在。所以什么东西你“看破了”,就没事了,那个东西对于你,就不产生作用了。你看破了,说明你不在其中。

尚未回言,只见秦天君大呼曰:“玉虚教下谁来见吾此阵。”

邓华向前言曰:“秦完慢来,不必持强,自肆猖獗!”

秦完曰:“你是何人,敢出大言?”

邓华是元始天尊的弟子,从辈份上来讲,尊重秦完。邓华知道秦完是谁,秦完不知道他是谁。那就是说,邓华来的时候就被元始天尊交代了。

邓华曰:“业障!你连我也认不得了?吾乃玉虚宫门下邓华是也。”

秦完曰:“你敢来会我此阵否?”

邓华曰:“既奉敕下山,怎肯空回!”提画戟就刺。

秦完催鹿相还,步鹿交加,杀在天绝阵前,怎见得:

这一个轻移道步,那一个兜转黄斑。

轻移道步,展动描金五色旛;

兜转黄斑,金锏使开龙摆尾。

这一个道心退后恶心生;

那一个那顾长生真妙诀。

这一个蓝脸上杀光直透三千丈,

那一个粉脸上恶气冲破五云瑞。

一个是雷部天君施威仗勇;

一个是日宫神圣气概轩昂。

正是:

封神台上标名客,怎免诛身戮体灾。

“道心退后恶心生”,就是人的一面全起来了。邓华他修行的道术浅,来破此阵,就一步成神仙。邓华、秦完成了三百六十五个神仙当中的两个,等于找齐了!可是秦完修了多少年?邓华修了多少年?

话说秦天君与邓华战未及三五回合,空丢一锏,往阵内就走。邓华随后赶来;见秦完走进阵门去了,邓华也赶入阵内。

秦天君见邓华赶急,上了板台──台上有几案,案上有三首旛。秦天君将旛执在手,左右连转数转,将旛往下一掷,雷声交作,只见邓华昏昏惨惨,不知南北西东,倒在地下。

秦完下板台,将邓华取了首级,拎出阵来,大呼曰:“昆仑教下,谁敢再观吾天绝阵也!”

燃灯看见邓华首级,不觉咨嗟:“可怜数年道行,今日结果!”又见秦完复来叫阵,乃命文殊广法天尊先破此阵,燃灯吩咐务要小心!文殊曰:“知道。领法牒。”

这里讲“领法牒”,不叫“法旨”。所以在修炼当中,不同境界的人在这方面会非常小心的。

燃灯看到邓华被杀了之后也感叹,但都是命里注定。

作歌出曰:

欲试锋芒敢惮劳,凌霄宝匣玉龙号。

手中紫气三千丈,顶上凌云百尺高。

惮劳,是不敢偷懒的意思。玉龙,是剑;我印象中有说“紫气”是从丹田出来的,但他是讲“手中紫气”,而“顶上凌云百尺高”是讲功力。

金阙晓临谈道德,玉京时去种蟠桃。

奉师法旨离仙府,也到红尘走一遭。

文殊整天谈论自己的修行。金阙,是指文殊住的地方;玉京,是指玉虚宫,祂的师父那里。所以祂根本不下来,但是师父有法旨,那我就得离开仙府,离开金阙到红尘走一遭。这是讲文殊他自己来、去的原由所在。

文殊广法天尊问曰:“秦完,你截教无拘无束,原自快乐,为何摆此天绝阵陷害生灵。我等既来破阵,必开杀戒。非是我等灭却慈悲,无非了此前因。你等勿自后悔!”

这里没解释前因。都是定数所在——不是冤家不聚头。文殊出来对秦完,一定是有原因的,因为他们都修行了上千年了。

秦完大笑曰:“你等是闲乐神仙,怎的也来受此苦恼。你也不知吾所阵中无尽无穷之妙。非我逼你,是你等自取大厄!”

文殊广法天尊笑曰:“也不知是谁取绝命之愆!”

秦完大怒,执锏就打。天尊道:“善哉!”将剑挡架招隔。未及数合,秦完败走进阵。

天尊赶到天绝阵门首,见里面悲风飒飒,寒雾萧萧,也自迟疑,不敢擅入。

祂们都害怕。当文殊“不敢擅入”的时候,其实就表示祂被迫破此阵之原由。

我通常说,修炼中有怕心(师父让你来做,你都害怕?)这是生命的不纯净,也就是遭此劫难的过程。有燃灯在那儿镇着,就行了!

燃灯当时跟祂们讲:我来有三个目的,一个,你把符印给我拿过来;第二个,所有人都会有难的,祂来诠释、祂来把握;第三个,这是我自己的心愿。所以《封神演义》之前应该有本书或者有什么东西去揭神仙之间的原因。我不知道啦!但是从话中可以看到是有的。

只听得后面金钟响处,只得要进阵去。天尊把手往下一指,平地有两朵白莲而出。天尊足踏二莲,飘飘而进

秦天君大呼曰:“文殊广法天尊!纵你开口有金莲,垂手有白光,也出不得吾天绝阵也。”

“开口有金莲”,我觉得就是讲生命的境界和文殊祂修炼达到的那一份境界。同时“开口金莲”就是祂的法器。

既是祂的慈悲,也是祂的法器,当祂开口金莲一出来之后,不好的东西都会在祂的面前消失掉。所以你怎么看,祂都不是凶煞的,祂都是一种慈悲的展现,但是带有祂的法,这就是正神所代表的力量。所以祂也就不轻易张嘴了,因为是有这样的本事在里头。

天尊笑曰:“此何难哉!”把口一张,有斗大一朵金莲喷出。左手五指里有五道白光垂地,倒往上卷;白光顶上有五枝莲花;花上有五盏金灯引路。

都是五。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讲左手?五,我们能看到的都是“金、木、水、火、土”。另外一个:方位(东、西、南、北、中)。这里……我也找不到什么词。

就是文殊的生命境界跟祂的生命特点,跟祂的慈悲法力都在其中。所有这些东西出来都是护着祂,既保护祂自己,同时,对恶的东西,完全是一种消灭式的法力展现。

且说秦完将三首旛,如前施展,只见文殊广法天尊顶上有庆云昇起,五色毫光内有缨络垂珠挂将下来,手托七宝金莲,现了化身。

“七宝”是佛家里说的。有一种说法是一些宝石、琥珀、金、银……七种;另外是狮宝、象宝……在一些佛经中也谈到了“转轮圣王”戴着有七宝。这里说“手托七宝金莲”,展现出祂的境界至高,秦天君根本不是祂的对手。但是祂的境界再高,要有祂的师兄弟在场,和燃灯道人在场,相互衬托。

“现了化身”,应该是说祂的元神,祂的境界至深,用所有法器掩住了祂的肉身,保护祂的肉身。不是祂那个身体出来。

怎见得:

悟得灵台体自殊,自由自在法难拘。

祂的化身出来了。在那个境界上,已经超越了一般的生命的概念。是祂的境界。

莲花久已朝元海,缨络垂丝顶上珠。

元海,实际是人的丹田。自己的师尊教诲中就讲过,在丹田上会生出莲花盘,这里,也就是说祂修炼得相当到位了,祂的元婴已经长得很大了……

这里其实讲的是文殊修炼的真实展现。因为这都是以命对命了。

话说秦天君把旛摇了数十摇,也摇不动广法天尊。天尊在光里言曰:“秦完!贫道今日放不得你,要完吾杀戒!”把遁龙桩望空中一撒,将秦天君遁住了。

此桩按三才,上下有三圈,将秦完缚得逼直。广法天尊对昆仑打个稽首曰:“弟子今日开此杀戒!”将宝剑一劈,取了秦完首级,拎将出天绝阵来。

闻太师在墨麒麟上,一见秦完被斩,大叫一声:“气杀老夫!”催动坐骑,大叫:“文殊休走!吾来也!”天尊不理,麒麟来得甚急,似一阵黑烟滚来。怎见得,后人有诗赞曰:

怒气凌空怎按摩,一心只要动干戈。

休言此阵无赢日,纵有奇谋俱自讹。

自己骗自己!因为无论你闻太师怎么发怒……都是逆天意的。

且说燃灯后面,黄龙真人乘鹤飞来,阻住闻太师,曰:“秦完天绝阵坏吾邓华师弟,想秦完身亡,足以相敌。今十阵方才破一,还有九阵未见雌雄。原是斗法,不必持强,你且暂退!”

只听得地烈阵一声钟响,赵江在梅花鹿上,作歌而出:

妙妙妙中妙,玄玄玄更玄。

动言俱演道,默语是神仙。

在掌如珠异,当空似月圆。

功成归物外,直入大罗天。

你看,神仙都不说话。其实(赵天君)在夸自己。“妙妙妙”就是“三才”了,祂在讲述自己的厉害。一说话好像自己如何如何,其实不说话才是神仙。

如果你查“珠异”,我以为讲的是祂炼的丹。炼成了,是不在人这个环境中的。“大罗天”是指道家最高的位置。

赵天君大呼曰:“广法天尊既破了天绝阵,谁敢会我地烈阵么?”冲杀而来。

燃灯道人命韩毒龙:“破地烈阵,走一遭。”

韩毒龙跃身而出,大呼曰:“不可乱行!吾来也!”

赵天君问曰:“你是何人,敢来见我?”

韩毒龙曰:“道行天尊门下,奉燃灯师父法旨,特来破你地烈阵。”

道行天尊 ,是元始天尊十二门人当中的一个,这时候韩毒龙管燃灯叫师父、奉“法旨”,因为中间已经隔着辈了,差了辈数了,所以赵天君根本不认识他。

赵江笑曰:“你不过毫末道行,怎敢来破吾阵,空丧性命!”提手中剑飞来直取。韩毒龙手中剑赴面交还,剑来剑架,犹如紫电飞空,一似寒冰出谷。战有五六回合,赵江一剑,望阵内败走。

韩毒龙随后赶来,赶至阵中。赵天君上了板台,将五方旛摇动,四下里怪云卷起,一声雷鸣,上有火罩,上下交攻,雷火齐发。

很有趣:一开始破阵,死了的这些人,往阵里追的时候谁也不停,一点都不含糊;真正破阵的时候,这十二个金门,谁找到门口都不敢进去。

啥意思呢?

一开始前面送死的这一个,根本不认识这个阵,也不知道有多厉害,因为境界差太多,所以才不怕。后面那些,大家不相上下,一看,太凶了!有点忐忑,而忐忑的本身就是必须破阵的理由,要把祂们的忐忑之心去掉,同时,算是祂们的一个劫难。

可怜韩毒龙,不一时身体成为虀粉──一道灵魂往封神台来,有清福神祇引进去了。

你看,他的功力差远了,但是他一步登天了。《封神演义》其实讲的是一个大变革的年代,神仙界也是变革的年代,对所有人既是一种劫难、又是一个机会。

且说赵天君复上梅花鹿,出阵大呼:“阐教道友,别着没有道行的来见此阵,毋得使根行浅薄之人至此枉丧性命!谁敢再来会吾此阵?”

燃灯道人曰:“惧留孙去走一番。”

惧留孙领命,作歌而来。歌曰:

交光日月炼金英,二粒灵珠透室明。

摆动乾坤知道力,逃移生死见功成。

逍遥四海留踪迹,归在玄都立姓名。

直上五云云路稳,紫鸾朱鹤自来迎。

“金英”是道家的一种说法,“二粒灵珠”,炼丹的,这是讲他自己的功力不在生、死之中。这都是讲修炼的境界了。

惧留孙跃步而出,见赵天君纵鹿而来。怎生妆束,但见:

碧玉冠,一点红;翡翠袍,花一丛。

丝绦结就乾坤样,足下常登两朵云。

太阿剑,现七星,诛龙虎,斩妖精。

九龙岛内真灵士,要与成汤立大功。

“太阿剑”是历史上十大名剑之一,不知道怎么在祂赵天君手里?“七星”就是我们通常说的北斗七星,其实这也显现出赵天君他道行的局限性,因为要受日、月、星、辰的约束。讲究越大,越麻烦,越容易被迫。

惧留孙曰:“赵江,你乃截教之仙,与吾辈大不相同,立心险恶,如何摆此恶阵,逆天行事!休言你胸中道术,只怕你封神台上难逃目下之灾!”

就是赵天君祂太杀戮了!招致杀身之祸。其实阐教就有着“修正”的味道在其中。元始天尊这些弟子们既有奉法旨修正截教,同时又有锤炼自己的这么个过程。因为谁要去了封神台等于毁了前程,他们本来可以修成的(出三界)。

赵天君大怒,提剑飞来直取,惧留孙执剑赴面交还。未及数合,依前走入阵内。惧留孙随后赶至阵前,不敢轻进,只听脑后有钟声催响,只得入阵。

祂们都有着内心的疑惑。迟疑就是害怕,修炼角度说,就是“怕心”。

赵天君已上板台,将五方旛如前运用。惧留孙见势不好,先把天门开了,现出庆云,保护其身,然后取捆仙绳,命黄巾力士将赵江拿在芦篷,听候指挥。

“天门”打开,现出祂境界之慈悲的法力,护住祂(惧留孙)的肉身(祂是带着肉身去的),那个东西就过不来了。

但见:

金光出手万仙惊,一道仙风透体生。

地烈阵中施妙法,平空拎去上芦棚。

因为惧留孙是佛家的,所以这里讲“金光”——身体已经通透了。

话说惧留孙将捆仙绳命黄巾力士拎往芦蓬下一摔,把赵江跌的三昧火七窍中喷出,遂破了地烈阵。惧留孙徐徐而回。

闻太师又见破了地烈阵、赵江被擒,在墨麒麟背上,声若巨雷,大叫曰:“惧留孙莫走!吾来也!”

时有玉鼎真人曰:“闻兄不必这等,我辈奉玉虚宫符命下世,身惹红尘,来破十阵,才破两阵,尚有八阵未见明白。况原言过斗法,何劳声色,非道中之高明也。”把闻太师说得默默无言。

燃灯道人命:“暂且回去。”

闻太师亦进老营,请八阵主帅,议曰:“今方破二阵,反伤二位道友,使我闻仲心下实是不忍!”

董天君曰:“事有定数。既到其间,亦不容收拾。如今吾风吼阵定成大功。”与闻太师共议。不题。

“风吼阵”——没有人能抵住董天君他的风阵,所以逼迫着燃灯道人必须去寻找“定风珠”,这就横出了一道麻烦。

方弼命丧风吼却封仙

慈航万年修行也犯尘

燃灯道人来主持破“十绝阵”,其实祂是“雷祖”来的!他统管雷神。雷神在三界里头,雷祖应该在三界外。

“十绝阵”中,我说:“怎么里头都是雷?”里面一定有雷的因素,其实都是雷神来的(但不尽然);燃灯道人另外一个特点就是:祂知道破“十绝阵”会有十个人死去,可是在破第一个阵的时候,祂就先琢磨:“谁是第一个送死的?”显然祂不知道。是元始天尊把邓华给派来了。邓华一进去,就死了!

《封神演义》里就揭示了:尽管神仙是从天上来的,当祂参与人间某件事情的时候,祂得显现出人的这一面。祂可以演化:文殊进到“天绝阵”的时候,祂也是把祂的肉身掩在祂的法光里面(保护起来);惧留孙是把自己的天门打开,让祂的功力出来护住自己的肉身。也就是说,祂们已经可以用自己的元神去保护自己的肉身了,祂可以主动使用(功)。有些朋友天目开,很难主动使用,他是被动的看见这、看见那。

主动的原因,我能够理解的就是:他的修行达到那样的程度——他的元神跟身体是一体的。人,是把元神掩盖在(天目)里面,然后人的肉身长大有了四肢了,透过身体这边的“学习”,用这边的做法去掩盖自己原来的那边,所以反而把真实的自己变成被动的。举个不洽当的例子:说坐在车里的人相当于我们的元神,而车体相当于我们的肉身,车走在高速公路上,看见的是车,看不见那个人,里面那个人无论他怎么干,他受制于这辆车……看起来是我们,其实不是。

当祂们(神仙)修到那个境界的时候能主动地把握自己,但既使燃灯道人比祂们高、力度大,但燃灯道人同样不知道那十个来垫背的人应该是谁(有的祂知道,有的祂不知道),而且有的不知道是从哪儿来。这是修行中的谜……

现在精英们做事先得考虑、先得开会讨论、先得做计划,然后按照计划走,哪天、哪天到哪儿,都得记到本儿上去——现在不用本儿了,用手机。你看神仙做事,祂就知道这件事就得做,而且承诺过,做到那儿、碰到哪儿算哪儿……如果是定数的话,那么,早在其中!

“精英者的愚蠢”,就是透显出人肉身的一切,从而扭曲、违背自己元神本该有的东西。

(防止)大瘟疫,弄了半天,最大的方法就是“社交距离”——在家里待着!跟当初摩西的年代一模一样……不出来就完了?……你说(社会)发展了吗?根本没有。面对死亡的一切根本没改变过。但今天人们就没能力去醒悟自己……

越大的官越怕死,大官饶是找这些真正会本事的人(真正会本事的人根本不搭理他),而那些大官真怕!越信“无神论”越怕死;官越大,越怕死亡。他怕失去,自己又改变不了,人就变得蠢了。

但甭说他了,燃灯道人知道会有十个人死去,但祂也不知道是谁,祂甚至不知道那个人从哪儿来。邓华直接驾着云自己从空中来的,来了,死了,这事定了,就完了。

受现代文化影响的人认为很多事情都是预先安排、计划才能出来,根本不是!侃封神,我从来不准备……其实是我在跟大家分享这个时间点我能达到的那个境界(对事情的看法),过了三天又不一样了——时间就是神。

我们侃过之后,下一期节目又会把上一期节目着墨着墨,有一个回扣,从而看到在故事描写中、从燃灯道人身上展现出很多生命背后的相互关联。

且说燃灯道人回至蓬上,惧留孙将赵江提在蓬下,来启燃灯。燃灯曰:“将赵江吊在芦蓬上。”

众仙启燃灯道人:“风吼阵明日可破么?”

燃灯道:“破不得。这风吼阵非世间风也。此风乃地、水、火之风。若一运动之时,风内有万刀齐至,何以抵当?须得先借得定风珠,治住了风,然后此阵方能得破。”

“风吼阵”的风是地、水、火的风,里头没有雷。燃灯就镇不住了。但是燃灯境界在那儿,祂知道怎么弄。但是祂又不知道这个(镇风吼阵)东西在哪儿。

众位道友曰:“那里去借定风珠?”内有灵宝大法师曰:“吾有一道友,在九鼎铁叉山八宝云光洞,度厄真人有定风珠,弟子修书,可以借得。子牙差文官一员,武将一员,速去借珠,风吼阵自然可破。”

度厄真人,一开始讲过祂是“哼哈二将”中“哼”的师父。祂有点儿像游神散仙,祂不参与这些事,但手里有很特殊的宝贝。没见度厄真人参与具体的什么事情。

所以即使是燃灯道人领衔来破“十绝阵”,也并不是什么都有!走一个过场。对祂同样是有磨难、考验。

我想提醒朋友:任何事情,人的选择方式:我一定要准备;修行人的方式:就这么走,走到跟前再说。今天的精英都是讲“准备”……美国准备了很多钱说要发给小企业,今天都已经发完了。今天,还死了两千多人呢!三万多人又确诊……好莱坞很多人出状况,CNN两个主持出状况、BBC一个主持出状况。在电视台出状况的很多都是“白左”来的……

尽管是神仙打仗,是在人这层,为了周朝灭纣,所以一定降在最低层。你看这些神仙折腾半天都是以保周朝、毁掉纣王为核心,祂们都比商朝的任何人厉害,但祂们却以命相抵!

大家去品那个意思,因为有些词是不能随便用的(虽然用起来可能对很多朋友容易明白)……《封神演义》给我的感觉就是在三千多年前,这些人塑造了这份文化,给今天的人作为借鉴。现在就是新版的《封神演义》,里面包括正的、负的,所以提醒大家,连那个妖怪背后都是神仙!

不是妲己诱惑了纣王,而是纣王贪恋妲己的身体,他选择了狐狸。所以,这给今天在磨难中的每个人以希望:“你选择什么,不是它诱惑你什么!”自己是自己最大的敌人,所以战胜什么?战胜自己被诱惑!

……《圣经启示录》最后讲的:全世界所有的王都跪倒在“大淫妇”的石榴裙下喝着她的酒……实际就是讲,到最后,人们就是一堆烂肉倾浸在最龌龊、肮脏、下流的生命状态中……天灭中共!生与灭,你选择什么?对每一个人都是公平的。每一个人都有生的机会。

子牙忙差散宜生、晁田──文武二名,星夜往九鼎铁叉山八宝云光洞来取定风珠。二人离了西岐,径往大道。非止一日,渡了黄河。又过数日,到了九鼎铁叉山。

这里可以对比《西游记》里的唐僧。所有的徒弟都比唐僧他有本事,但是他必须一步一步走(与人的层次有关)。

怎见得:

嵯峨矗矗,峻险巍巍。

嵯峨矗矗冲霄汉;峻险巍巍碧碍空。

怪石乱堆如坐虎,苍松斜挂似飞龙。

岭上鸟啼娇韵美,崖前梅放异香浓。

涧水潺潺流出冷,巅云黯淡过来凶。

又见飘飘雾,凛凛风,

咆哮饿虎吼山中,

寒鸦拣树无栖处,野鹿寻窝没定踪。

可叹行人难进步,皱眉愁脸抱头蒙。

形容这个九鼎铁叉山太险,与形容昆仑山差远了,完全不同。所以写书的人很厉害——什么样的山对应什么样的神仙!

话说宜生、晁田二骑上山,至洞门下马,只见有一童子出洞。宜生曰:“师兄,请烦通报老师:西周差官散宜生求见。”

童子进里面去;少时出来,道:“请。”

宜生进洞,见一道人坐于蒲团之上。宜生行礼,将书呈上。道人看书毕,对宜生曰:“先生此来,为借定风珠。此时群仙聚集,会破十绝阵,皆是定数,我也不得不允。况有灵宝师兄华札,只是一路去须要小心,不可失误!”随将一颗定风珠付与宜生。

度厄真人称灵宝大法师为师兄,他们就是“一辈的”。祂度厄真人有定风珠,而老子、元始天尊那么大本事,门下的人都没有,我以为度厄真人就像奇门功法的游神散仙。

度厄真人说:“只是一路去须要小心,不可失误!”这句话说出来,就说明祂知道在拿定风珠的过程中有难。

宜生谢了道人,慌忙下山,同晁田上马,扬鞭急走,不顾巅危跋涉。沿黄河走了两日,却无渡船。宜生对晁田曰:“前日来,到处有渡口;如今却无渡船者,何也?”

只见前面有一人来,晁田问曰:“过路的汉子,此处未何竟无渡口?”

行人答曰:“官人不知:近日新来两个恶人,力大无穷,把黄河渡口俱被他赶个罄尽,离此五里,留个渡口,都要从他那里过,尽他掯勒渡河钱,人不敢拗他,要多少就是多少。”

宜生听说,“有如此事,数日就有变更!”速马前行,果见两个大汉子,不撑船,只用木筏,将两条绳子,左边上筏,右边拽过去;右边上筏,左边拽过来。

宜生心上也甚是惊骇:“果然力大;且是爽利。”心忙意急,等晁田来同渡。只见晁田马至面前,他认得是方弼、方相兄弟二人,在此盘河。

晁田曰:“方将军!”

方弼看时,认得是晁田,方弼曰:“晁兄,你往那里去来?”

晁田曰:“烦你渡吾过河。”

方弼随将筏牌同宜生、晁田渡过黄河上岸。

方相、方弼相见,叙其旧日之好。方弼问曰:“晁兄往那里去来?”

晁田将取定风珠之事说了一遍。方弼又问:“此位是何人?”

晁田曰:“此是西岐上大夫散宜生。”

方弼曰:“你乃纣臣,为什事同他走?”

方弼、方相,那两个汉子就是太憨!他们没有太多想法。

晁田曰:“纣王失政,吾已归顺武王。如今闻太师征伐西岐,摆下十绝阵。今要破风吼阵,借此定风珠来。今日有幸得遇你昆玉。”

方弼自思:“昔日反了朝歌,得罪纣王,一向流落,今日得定风珠抢去,将功赎罪,却不是好,我兄弟还可复职。”

你可以说这就是个力大无脑的人,但他又有人的义气,同时又有自己的利益,所以他们既可以帮助两位公子跑掉,同时又想抢了人家东西(定风珠)回去(朝歌),官复原职。他想得很简单。因为他讨生活的一切不用脑子,就用力气!(只能这么说啰)

因问曰:“散大夫,怎么样的就叫做定风珠?借吾一看,以长见识。”

宜生见方弼渡他过河,况是晁田认得,忙忙取出来递与方弼。方弼打开看过了,把包儿往腰里一塞,“此珠当作过河船资。”遂不答话,径往正南大路去了。

晁田不敢阻拦。方弼、方相身高三丈有余,力大无穷,怎敢惹他!

晁田不敢拦!当初方弼、方相救殷郊、殷洪的时候,晁田去追,他也不敢拦。晁田吼了半天,后来黄飞虎说:“你去拦呀!”他也不敢拦。晁田惹不起他们。

把宜生吓得魂飞魄散,大哭曰:“此来跋涉数千里途程,今一旦被他抢去,怎生是好!将何面见姜丞相诸人!”抽身往黄河中要跳。

所以问题出在散宜生手里。度厄真人已经跟他说了:“你要小心!别掉了。”这是要破阵的东西,委派你去取,你怎么能给别人看!?他以为“没有问题”,是因为他们之间认识。所以出毛病的,都是“自己以为”的。

姜子牙也是自己以为申公豹是师弟,没事,结果就出了事!这代表什么?代表人情世故、相生相克的道理遏制着人们,而在这种大的天意背景中,要“认清自己的选项”。

晁田把宜生扯住,曰:“大夫不要性急。吾等死不足惜,但姜丞相命我二人取此珠破风吼阵,急如风火;不幸被他劫去。吾等死于黄河,姜丞相不知信音,有误国家大事,是不忠也;中途被劫,是不智也。我和你慨然见姜丞相,报知所以,令他别作良图。宁死刀下,庶几少减此不忠、不智之罪。你我如今不明不白死了,两下耽误,其罪更甚。”

宜生叹曰:“谁知此处遭殃!”

那时候的人有道德的约束,死,也得死在理上;死,也不能给自己死后带来麻烦。在人的这边,留的是名望、名声,不能落于不忠、不智,得把这事给了结了(不能黑不提、白不提)。现在,你看看:武汉肺炎(武汉病毒)藏着、掖着、塞在裤衩里头,就是不说它那儿出来的。所以这就对比出来什么叫:道德沦丧!

其实它根本没有道德可言。

那时候的人为什么可以与仙同在?就是他的“道德”。他做了这么大的错事,同样还要顾及到道德,不会藏着、掖着。这是人应该具有的品质。当人普遍都具有这样的品质的时候,半神、半仙、半人那种社会自然就存在。

凤凰“非梧桐不栖”;“凤凰止于庭”,凤凰这样的鸟都可以落在城里面——通常不会,因为是圣鸟,不落于红尘中——如果人的道德水平跟半喇神仙差不多,很多被人们称为神迹的东西却成为日常生活中自然存在的,那就是“境界”。

二人上马往前,加鞭急走。行不过十五里,只见前面两杆旗旛,飞出山口,后听粮车之声。宜生马至跟前,看见是武成王黄飞虎催粮过此。宜生下马。武成王下骑,曰:“大夫往那里来?”

宜生哭拜在地。黄飞虎答礼,问晁田曰:“散大夫有事,这等悲泣?”宜生把取定风珠渡黄河遇方弼抢去的事说了一番。

黄飞虎曰:“几时劫去?”

宜生曰:“去而不远。”

飞虎曰:“不妨。吾与大夫取来。你们在此略等片时。”

飞虎上了神牛──此骑两头见日,走八百里──撒开辔头,赶不多时,已自赶上。只见兄弟二人在前面晃晃荡荡而行。

黄千岁大呼曰:“方弼、方相慢行!”

方弼回头,见是武成王黄飞虎,多年不见,忙在道旁跪下,问武成王曰:“千岁那里去?”

所以这两人憨,不好说他们是对、是错?他们见了武成王还给他跪下,就这样。

飞虎大喝曰:“你为何把散宜生定风珠都抢了来?”

方弼曰:“他与我作过渡钱,谁抢他的?”

飞虎曰:“快拿来与我!”

方相双手献与黄飞虎。

你看,他们就是这么个人!所以作者在人的性格上把握得非常到位。

飞虎曰:“你二人一向在那里?”

方弼曰:“自别大王,我弟兄盘河过日子,苦不堪言。”

飞虎曰:“我弃了成汤,今归周国。武王真乃圣主,仁德如尧、舜,三分天下,已有二分,会闻太师在西岐征伐,屡战不能取胜。你既无所归,不若同我归顺武王御前,亦不失封侯之位。不然,辜负你弟兄本领。”

方弼曰:“大王若肯提拔,乃愚兄弟再生之恩矣,有何不可。”

飞虎曰:“既如此,随吾来。”

二人随着武成王,飞骑而来,霎时即至。宜生、晁田见方家弟兄跟着而来,吓的魂不附体。

武成王下骑,将定风珠付与宜生:“你二位先行,吾带方弼、方相后来。”

且说宜生、晁田星夜赶至西岐蓬下,来见子牙。子牙问:“取定风珠的事如何?”

宜生把渡黄河被劫之事说了一遍。子牙大喝:“宜生!倘然是此珠,若是国玺,也被中途抢去了!且带罪暂退!”

没有定风珠就破不了“风吼阵”,国玺不就完了——对等的意思。

子牙将定风珠上篷,献与燃灯道人。

众仙曰:“既有此珠,明日可破风吼阵。”

不知胜负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待续)

(点阅【涛哥侃封神】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评论